澳大利亞奶粉相關行業簡介 —— 乳制品系列之二

2019-04-12 05:45:01 (AET) by Sophy Zhang   4553


繼上篇梳理了澳大利亞乳制品行業的產業鏈之後,本篇將重點闡述奶粉細分行業的概況,涉及奶粉產品產量、消費市場、制造商業績表現、競爭格局和未來趨勢。

產品產量

奶粉制造的主要產品是全脂奶粉和脫脂奶粉。近年來,奶粉產量有所下降;脫脂奶粉的份額不斷增長。

澳大利亞制造商生產一系列不同的奶粉,包括全脂奶粉(包括嬰兒配方奶粉)、脫脂奶粉和酪乳粉。因為粉末形式更容易添加維生素和礦物質,因此奶粉構成了嬰兒食品和保健飲料等產品的重要組成部分。全脂奶粉和脫脂奶粉創造的收入占奶粉制造行業收入的約95%。由於牛奶產量下降,近年來奶粉的產量有所下降。奶粉生產中最明顯的趨勢是:自2001/02年以來,脫脂奶粉的份額不斷增長。2017/18年度,脫脂奶粉占所生產奶粉總量的近70%。

text

脫脂奶粉份額的不斷增長反映了消費者對健康越來越多的關注。實際上,行業運營商一直在提高產品的營養價值;奶粉中含有越來越多的必需營養素,如維生素A、維生素B12、鎂、磷、鉀、核黃素和鋅等。

其他方面,高價值產品的生產存在增長機會,例如包含添加維生素和營養素的新功能食品。然而,消費者越來越多地要求更詳細的產品標簽信息,以幫助他們做出健康和環保的選擇。預計這些趨勢將增加行業的生產成本。

近年來,當地乳制品公司面對的市場更為廣泛,這些公司在產品組合方面更加靈活,可以利用國際商品價格的相對變動。不同的市場準入標準也會影響產品定價的競爭力。


消費市場

澳大利亞的大部分奶粉都銷往出口市場,出口集中在亞洲,中國是澳大利亞奶粉行業最大的單一市場,過去十年需求激增。

text

澳大利亞的大部分奶粉都銷往出口市場。澳大利亞只有約10%至15%的奶粉產量在國內銷售,主要用作食品(如蛋糕和巧克力等)生產的原料。嬰兒配方奶粉最近銷量增長可觀。嬰兒配方奶粉增長不僅體現在澳大利亞超市銷售(部分原因是再出口貿易的需求)渠道方面,也體現在澳大利亞直接出口方面。

text

根據澳大利亞統計局的數據,2017/18年,近90%的全脂奶粉和脫脂奶粉都用於出口。澳大利亞奶粉的主要出口市場集中在亞洲,前四大市場分別是中國、印度尼西亞、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澳大利亞生產的全脂奶粉出口至58個地區,2017/18年,大中華區是最大的單一出口市場,其次是泰國、孟加拉國、新加坡和阿爾及利亞。澳洲生產的脫脂奶粉出口至30多個地區,2017/18年,印度尼西亞是澳洲生產的脫脂奶粉最大的單一出口市場,其次是大中華區、馬來西亞、新加坡和泰國。

text

中國是澳大利亞奶粉行業最大的單一市場,過去十年的需求激增。一方面是由於2008年三聚氰胺醜聞引起的當地奶粉信任危機。另一方面,中國居民收入的快速增長以及通過貿易協議增加的市場進入機會也推動了需求和消費。在過去五年中,中國市場占行業收入的份額有所擴大。

澳洲國內方面,大型奶粉制造商與主要超市渠道簽訂供應合同。超市巨頭幾乎占據了嬰兒配方奶粉的所有國內銷售,Coles(ASX:COL)和Woolworths(ASX:WOW)等大型連鎖商店通常備有各種不同的嬰兒配方奶粉。大型零售連鎖店的議價能力使得制造商在在價格方面的話語權有限。此外,來自進口嬰兒配方奶粉的競爭,限制了當地奶粉制造商市場的增長。

在過去五年中,奶粉進口量有所增加。2017/18年度,澳大利亞進口了約8200萬噸奶粉,增長了近40%。大部分進口奶粉均來自新西蘭。從新西蘭進口的主要行業產品是嬰兒配方奶粉。

text


制造商業績表現

澳洲奶粉制造商的收入波動較大,由於亞洲乳制品需求增長和貿易壁壘的下降,預計未來五年制造業務的收入將有所改善。制造業務的利潤率很低,2018/19年奶粉制造商的利潤率或將進一步下降。

奶粉制造商在過去五年中面臨著挑戰。在此期間,不穩定的商品價格導致了收入的大幅波動。由於制造商的很大一部分收入來自出口,其表現很容易受到全球奶粉價格變化的影響。全球奶粉價格在2013/14年達到頂峰。此後,隨著對奶粉供應過度的擔憂,價格在2015-16年大幅下降。據IBISWorld的數據,2017-18財年,奶粉制造商營業收入為7.834億澳元,同比下降17.5%。預計2018-19年營業收入將微漲0.8%至7.80億澳元,主要得益於奶粉價格的小幅回升。

text

由於亞洲乳制品需求增長和貿易壁壘的下降,預計未來五年奶粉制造商的收入將有所改善。亞洲中產階級的財富增長有助於推動對行業產品的需求,2014/15期間,澳大利亞與日本,韓國和中國簽署了貿易協定。與中國的交易預計成為澳洲奶粉制造業務中利潤最豐厚的。自2008年新西蘭與中國簽署自由貿易協議以來,其對中國的奶粉出口增長了8倍,這表明澳大利亞企業未來五年可能實現顯著增長。

盡管有這些有利消息,但是乳制品價格的波動仍然使澳洲奶粉制造行業的業績面臨波動性,尤其是面臨來自於全球最大乳制品出口國新西蘭的激烈競爭。盡管如此,預計全球需求增長將足以支撐這兩國的奶粉產量的增長。由於來自其他乳制品,特別是鮮奶的競爭,預計澳洲國內奶粉市場仍然很小。

text

由於生產商銷售的產品大致同質化,奶粉制造商利潤率很低。奶粉價格上漲帶來的利潤往往流向供應鏈的其他部分。此外,奶粉制造商在全球化市場中運營,同時面臨外部競爭,從而降低了利潤率。

行業利潤在過去五年中有所波動,但2018/19年奶粉制造商利潤率或將進一步下降。近年來,全球奶粉價格的下行迫使行業運營商接受較低的利潤率。原料奶是該行業最大的成本。除奶粉外,該行業的大多數運營商還生產新鮮牛奶、奶酪、黃油和其他乳制品。這意味著當其他產品利潤率更高時,運營商可以調整奶粉產量,具體取決於其加工設施的設置。

未來5年,預計不穩定的經營狀況將繼續影響奶粉制造商的表現。國內季節性條件、澳元的波動、全球經濟狀況和定價將是該行業運營商在此期間表現的主要決定因素。


制造業務的競爭格局

奶粉制造業的集中程度很高,主要運營商是Saputo Australia和恒天然。主要運營商通過戰略收購或合作進一步鞏固市場地位。

奶粉制造業的集中程度很高,預計2018/19財年行業前4大制造商將貢獻行業收入的五分之四以上。Saputo Dairy Australia Pty Ltd(加拿大乳制品公司Saputo Inc的全資子公司)和恒天然合作集團有限公司(ASX:FSF)占據了行業的主導地位,預計2018/19財年這兩家公司占制造業務市場份額的比例分別為41.3%和34.1%。制造業中還有少數中小型企業,如Bega Cheese(ASX:BGA)。剩下的運營商是小型獨立奶粉制造商。Saputo和恒天然已經具有明顯的規模效應,並建立起了龐大的供應網絡,其他運營商可以在細分市場中獲得競爭力。未來,行業集中度或將更高。

行業企業成敗的關鍵因素包括:是否有足夠的奶源供應、經濟規模、是否有長期穩定的合同、是否有增值產品的生產技術,以及是否使用專業設備或設施。

text

Saputo Australia於2014年2月、在收購了Warrnambool Cheese and Butter(WCB)87.92%的股份後,進入奶粉制造業;2017年3月,Saputo收購了WCB的所有剩余股份。2018年5月,在獲得監管部門ACCC的批準後,該公司以13億澳元的價格收購了Murray Goulburn,該收購包括Murray Goulburn的所有品牌和設施,但維多利亞州Koroit的工廠除外,這是ACCC批準的條件。Koroit工廠後來於2018年7月以2.5億澳元的價格賣給了BGA,以緩解競爭問題。收購Murray Goulburn使Saputo成為業界最大的參與者。Murray Goulburn生產全脂和脫脂奶粉以及一系列營養配方(主要用於嬰幼兒)。這些奶粉產品以Devondale(德運)和NatraStart品牌銷售。該公司擁有一個容量為13萬噸的大型綜合物流中心、一個全球配送中心和一個靠近墨爾本港的全球冷凍配送中心。

恒天然合作集團有限公司是一家總部位於新西蘭的乳制品生產公司,成立於2001年10月。新西蘭的約10,500名奶農擁有該合作社,該合作社是世界上最大的乳制品生產團體,也是全球最大的乳制品出口商之一,占全球乳制品貿易的近三分之一。恒天然的全資子公司,恒天然澳大利亞(Fonterra Australia)負責其澳大利亞業務。

text

為應對消費者追求更健康生活趨勢的要求,2018年2月,恒天然和The A2 Milk Company Limited(ASX:A2M)戰略合作。恒天然進一步豐富其乳制品產品系列,包括無A1蛋白質的產品,並利用A2M現有品牌進行推廣。根據合作協議,恒天然獲得了向東南亞和中東市場供應無A1蛋白質奶粉產品的獨家權益,並獲得在新西蘭生產和銷售A2品牌牛奶的許可。作為回報,A2M將受益於恒天然的全球牛奶供應鏈和生產能力。有利於A2M提升其市場實力,加強品牌曝光及業務擴張。目前該合作的效果已經體現。

Saputo Australia對Murray Goulburn的高調收購,以及恒天然與A2M的合作使得它們作為主要運營商的地位進一步得到鞏固;同時,促進了奶粉制造業的全球化。過去5年,行業企業數量有所收縮。


未來趨勢

預計未來5年奶粉出口量及出口收入將增長,行業將專注於擴大亞洲和中東的出口市場。由於全球需求增加和貿易壁壘進一步減少,奶粉價格將上漲。飼料和油價上漲帶來的上行壓力意味著行業制造商將需要為原料奶支付更多費用。然而,亞洲收入增長和人口增長預計將成為奶粉價格上漲的最大驅動因素。

盡管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奶粉進口國之一,但中國仍存在很高的貿易壁壘。因此,未來五年與中國實施的自由貿易協定將使國內奶農和下遊制造商受益匪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也將使奶農和制造商受益;與澳大利亞簽訂此自由貿易協定的國家包括文萊、加拿大、智利、日本、馬來西亞、墨西哥、新西蘭、秘魯、新加坡和越南。

澳大利亞在全球奶粉貿易中的份額將在未來五年內增加,然而,澳大利亞將面臨來自新西蘭的乳制品市場的日益激烈的競爭,預計未來5年新西蘭的牛奶和奶粉的產量也將增加。

行業產品的預計需求增長可能有助於制造商在未來五年內提高利潤率。然而,主要制造商的持續主導地位和規模優勢預計將導致利潤向較大的制造商傾斜,因此小型制造商的經營情況料將不會出現顯著改善。

text


結語

在簡介了澳大利亞乳制品行業的產業鏈(詳見澳大利亞乳制品行業簡況 -- 乳制品系列之一),以及概覽了澳洲奶粉細分行業的情況之後,下篇--本系列的第三篇,筆者將帶你進一步了解澳交所上市奶粉公司的情況。


消息來源:


聲明:這些資訊屬於事實信息,僅供參考,不應被視為投資建議或用於投資決策

版權所有,轉載需注明出處:61 澳洲財經資訊 news.61financial.com.au

商務合作請聯系 support@61financial.com.au


61 澳洲財經資訊郵件訂閱服務,每日為您推薦最新澳洲財經資訊


推廣

cover
寬松貨幣是硬道理,風險資產攀升節節高

上周金融市場好消息不斷,鼓勵全球股市大盤繼續勁猛漲勢。即便是投資風險偏好充斥著金融市場,7月份市場氣候可能會受到這樣一些因素的影響給市場投資情緒帶來打壓。

相關文章

cover
脫水- 為何OML股價平平 這期為您解答

回顧疫情爆發時,股市崩塌曾造就一批投資者在短期月內,利用V型反彈初段力量創造出高額回報,高額回報外加各國央行都采取量化寬松的貨幣政策,使市場熱錢和大量零售資金湧入股票市場。這也使無論是美國又或者澳洲股票市場均出現快速反彈。然而,部分受疫情打擊較為嚴重的企業,為保持足夠現金水平用於運營,都不得不在股價處於谷底時采取高額折讓的方式,進行大規模擴充股本的方式進行“廉價”融資。這期將以oOh!media Limited (ASX:OML)作為例子介紹。

cover
脫水- AT1多個大牌支持的血液檢測公司

自疫情爆發以來,相關題材類股票都曾是市場熱追對象。但隨著疫情持續時間拉長,疫情對社會造成的影響已在某種程度上逐漸恢復,疫情題材股也已慢慢消退。這期將回顧在IPO階段超額認購,並得到多個重量級機構支持包括:億萬房地產開發商Lang Walker,麥格理銀行前首席執行官Allan Moss,比爾蓋茨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支持的Global Health Investment Fund,加拿大政府的Grand Challenges Canada Fund等的血液檢測公司-Atomo Diagnostics Limited (ASX: AT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