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价值投资的标杆-可口可乐阿玛提尔(ASX:CCL)是否能延续传奇

2019-04-26 06:24:18 (AET) by Renee Zhang   1884


近些年来,消费者的健康意识逐渐提高。比起被贴上 ‘高糖’ ‘没营养’ 标签的碳酸饮料,消费者对果汁、牛奶、功能饮料等非碳酸饮料的需求日益增加,消费者偏好正在发生改变。而澳洲上市公司Coca-Cola Amatil Limited(ASX:CCL)作为可口可乐总公司 The Coca-Cola Company在澳大利亚的灌瓶商和分销商,其汽水饮料(Sparkling Beverages)在澳大利亚本地的销售因此受到了较大冲击。在此局面下,Amatil展开了一系列的产品转型,在摆脱表现不佳的业务的同时通过收购丰富其产品组合,从而获得新的盈利增长点。

公司介绍

Coca-Cola Amatil Limited(ASX:CCL) 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上市,是亚太地区最大的酒精和非酒精即饮饮料装瓶商和分销商之一,也是TCCC全球最大的装瓶商之一。主要负责TCCC产品及其它品牌产品在澳大利亚的装瓶和销售。目前TCCC持有Amatil 30.8%的股份。TCCC负责生产和销售浓缩物、饮料原料和糖浆给Amatil,再由Amatil制造、包装、销售给客户和自动贩卖合作伙伴。Amatil的客户涉及超市、餐馆、便利店、电影院和游乐园等等,业务遍及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新西兰,斐济、巴布亚新几内亚和萨摩亚六个国家。

text
(来源:CCL2018年全年业绩投资者介绍


公司业务

Amatil的业务主要分为三个大类,即不含酒精饮料类、酒与咖啡类(Alcohol & Coffee)和公司、服务与食品类(Corporate、Services and Food)。其中不含酒精饮料又被细分为澳大利亚饮料业务(Australian Beverages)、新西兰和斐济业务(New Zealand & Fiji)、印度尼西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业务(Indonesia & Papua New Guinea)。

澳大利亚饮料业务

公司的澳大利亚饮料业务包括制造、销售和分销27个非酒精饮料品牌。除可口可乐系列产品外,公司的产品组合还包括Sprite、Fanta、Lift、Kirks、Mount Franklin、Pump,Powerade、Fuze Tea、Monster 和 Mother等。

text
(来源:CCL2018年全年业绩投资者介绍

新西兰和斐济业务

公司的新西兰和斐济业务包括生产、销售和分销34个非酒精饮料品牌。主要品牌与在澳大利亚销售的基本一致,此外还包括新西兰的L&P,Pump,Kiwi Blue和Keri Juice,以及斐济的Frubu和Jucy。新西兰的生产基地主要位于奥克兰、Putararu和基督城。斐济的主要生产基地位于苏瓦,并在劳托卡和拉巴萨设有配送仓库。

印尼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业务

Amatil在印尼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业务包括生产、销售、分销不含酒精即饮产品。除了主打的可口可乐系列产品外,公司的产品组合还包括Sprite、Fanta和Minute Maid等。另外公司还会迎合当地需求生产当地受欢迎的品牌,包括印尼的Frestea和Ades以及巴布亚新几内亚的BU。

公司在印尼有八家制造工厂,雇用了大约6,000名全职员工和约3,000名承包商。 Amatil和TCCC共同拥有印尼的可口可乐装瓶业务(PT Coca-Cola Bottling Indonesia或CCBI),持股比例分别为70.6%和29.4%。

TCCC曾在2018年10月对印尼业务进行账面减值,这一举动引起投资者对Amatil在该业务所持的70.6%股份价值产生担忧。但公司认为,一方面Amatil与TCCC对印尼业务投资时机不同所以所持权益成本不同,另一方面印尼当地人口增长带来的强劲需求将会转化为公司利润的增长,所以依然看好当地市场。

自2000年以来,印尼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每年增长12%,公司预计,到2050年印尼将成为世界第四大经济体。公司提供的数据还显示,印尼近些年的中产阶级在不断增加,也就是说生活富裕的人口越来越多,自2000年以来,个人消费年均增长13%。

酒与咖啡业务

Amatil的酒和咖啡业务总部位于悉尼,业务遍及亚太地区。经营方式上一部分为公司直接持有,其他的则是以分销协议的形式合作。公司的酒和咖啡品牌组合补充了Amatil在非酒精饮料系列之外的市场。

公司合作分销的酒精饮料品牌包括Beam Suntory(宾三得利)和Molson Coors International,优质烈酒类品牌包括澳大利亚最大的烈酒和即饮品牌Jim Beam Bourbon以及全澳销量第四的Canadian Club 威士忌等。

在啤酒和苹果酒中,公司自有品牌包括Yenda精酿啤酒和Pressman的苹果酒系列,它们由公司和Casella Family Brands共同持有的Australian Beer Company负责生产。

另外,公司还与Molson Coors合作,在澳大利亚酿造和分销Coors和Blue Moon。Vonu Premium Lager,Fiji Bitter、Fiji Gold(斐济最畅销的啤酒)和瑞典品牌Rekorderlig Cider也都是公司分销产品。

公司在热饮市场也有一席之地。在2005年,公司收购了于1962年在墨尔本成立的Grinders Coffee,整个生产线包括咖啡豆的甄选、烘焙、加工和售卖。公司近些年在咖啡行业投入了大量资金,并获得了不错的业绩。

公司、服务与食品

公司、服务与食品业务包括公司于2017年成立的物业部门所负责的资产管理;与政府共同投资的澳大利亚最大水果罐头商SPC(该业务将被出售,不再作为Amatil的持续经营业务);和对初创孵化项目的投资项目。

公司物业部门负责对物业和生产线等资产进行管理、管理、控制和规划,将超出需求的场地和设施出售(如关闭阿德莱德的Thebarton工厂,以及2017年公司对Richlands的出售和售后回租),同时对符合公司战略的资产进行投资。

SPC Ardmona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罐装食品加工和包装公司,在2005年2月25日被Amatil收购,但随后几年业绩一直不见起色,企业的未来生存能力一度被质疑。SPC在2012年受到澳元升值的影响,比起进口竞争者缺乏竞争力,产品难以出售。在2013年SPC损失了约$2500万。 2014年初,SPC向政府寻求$2500万的政府援助,作为升级Shepparton罐头厂计划的一部分。政府一开始以Amatil财力雄厚为由拒绝。但在不久后维州政府考虑到SPC倒闭带来就业岗位减少的影响,决定提供$2200万的资助。最终Amatil和维州政府为SPC提供了为期4年的1亿美元投资计划,以实现业务现代化并重组其产品组合。但就在2018年11月30日,Amatil在完成对SPC的战略审查后决定撤资出售。


经营情况

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为自有品牌产品的销售和合作品牌的分销。澳大利亚非酒精饮料业务的收入为公司收入的主要来源,在2018财年该业务收入占总收入比为53%,其次是来自印尼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收入,约占总收入的20.7%。由于公司从14年开始采用新的收入分类方式,所以在此我们仅对2015-2018年的四年间的利润变化率进行分析。

公司整体经营情况

公司毛利润的在2015至2018年间逐年降低,2017年的毛利润更是出现4.34%的负增长,2018年则为-2.2%。2017年毛利润下滑主要是由于澳大利亚饮料业务在当年上半年表现不佳导致全年销量下降2.5%,全年收入下降3.51%。虽然该业务下的乳制品饮料和功能饮料销量增长,但由于更多消费者青睐低糖饮料,公司旗舰产品可乐的销售遇到挑战,同时物价上涨带来了生产成本的增加。此外,2017年底再新州开展的‘容器回收计划’使公司将相关产品的平均价格上调0.8%也对销量产生了负面影响。

而公司印尼和巴布亚新几内亚销售收入和毛利润减少主要由印尼经济疲软所致,印尼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低于预期的发展中市场水平,居民可支配收入也受到经济因素制约。但公司通过对当地业务的“route-to-market”模式转型实现了销售和成本效益,提高了制造和管理的效率,最终在收入下降的情况下获得了息税前利润(EBIT)的两位数增长。

2018年毛利润虽然仍在下降,但已出现缓和,说明公司在2017年11月实施的澳大利亚加速增长计划(Accelerated Australian Growth Plan)初见成效。该计划将通过成本节约获得的4,000万澳元投资到2018年,以提高营销、执行、冷饮设备、数字技术和价格中,为澳大利亚饮料业务丰富产品类型的同时维持现有市场份额。

text

公司细分市场经营情况

澳大利亚饮料业务表现不佳,印尼和巴布亚新几内亚业务受当地经济因素影响较大,而新西兰和斐济以及酒和咖啡的发展态势较好,尤其酒和咖啡业务一直保持较高的EBIT增长率。

澳大利亚饮料业务在2014至2018财年的收入和EBIT均下滑,2017财年EBIT同比下降6.42%,同期收入下滑3.51%。虽然低糖和无糖产品销量增加,但依然没有抵消含糖可乐的销量下降导致的收入减少。收入降幅在2018财年有所缓和,而EBIT在2018年降幅增大(下降8.85%)是由4000澳元的投资所致,排除投资带来的影响,该年的EBIT增长率为正。

印尼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在2014至2018财年EBIT总体呈上升态势,收入稍有下滑。如果排除货币价值变动带来的影响,其2018财年的收入增长0.9%,同期产品销量增长1%。销量的增加得益于公司在当地采用了更经济的包装方式,促进了销售。但同时当地物价的上涨增加了公司的生产和销售成本。

公司新西兰和斐济业务的收入和EBIT在2014至2018财年整体上是稳中有升,EBIT持续增长,在2018财年达到7.25%,同年销售量也上升6.1%。其中气泡饮料和无气饮料的销量均增加。公司将继续保持其在新西兰和斐济的市场领先地位。

酒和咖啡业务目前的EBIT仅公司总EBIT的0.8%,但收入和EBIT在2014至2018财年增长较快,近5年的EBIT涨幅一直维持在10%以上。

公司、食品和服务业务收入持续走低,主要因为SPC Ardmona罐头业务收入下降,和SPC持续的资产减值。另外,公司服务部门的收益也较低,原因是澳大利亚饮料的服务需求下降,以及没有收到Richlands工厂的租赁费导致的地产部门收益下降。

text


市场环境

产品市场方面

IBIS数据显示,在 2018至2019年,碳酸饮料是软饮市场的主要组成部分,其中高糖碳酸软饮占比最大,达66.7%,而低糖碳酸软饮和运动饮料分别占比为21.0%和4.9%。但随着功能性饮料的普及和市场对低糖饮品的需求,高糖碳酸软饮的市场份额被逐渐侵占。

就运动饮料而言,最知名的两个品牌是佳得乐(Gatorade)和动乐(Powerade)分别由Asahi和Amatil分销。 运动饮料的行业收入在过去五年有所增长,这主要得益于一些体育活动和赛事的赞助,以及越来越广的接受度。

相比之下功能饮料目前的市场占比虽然较小,但在过去五年中带来的收入增长较快。消费者在功能饮料的选择上更倾向于味道的好坏而非健康与否。但为了迎合消费者偏好,目前市面上也陆续推出了低糖或无糖的功能饮料。

果汁类饮料的销售收入在过去几年小幅下降,一方面是因为自有品牌的增加加剧了市场竞争,另一方面是居民可支配收入的下降带来的负面影响。但该市场在2018年出现增长,主要是受益于消费者健康意识的提升。Amatil在该市场的份额为11%,而竞争者Lion Pty Ltd 和Asahi所占市场份额分别为23.5%和42.1%,占据主导地位。

销售渠道方面

Amatil产品的销售渠道包括批发和零售。而像Woolworths,Coles这样的大型超市、大型杂货店以及自动贩卖机运营商属于零售渠道。其中通过大型超市销售的产品数量占增加。在过去的五年,超市的销售额大幅增长,吞噬了部分批发商的市场。因此对大型超市的议价能力对公司的业绩有着重要的影响。

相关行业政策

- 对糖的需求及相关政策
澳大利亚癌症委员会和糖尿病协会等组织曾公开表示饮料中的糖分对健康会产生负面影响。并且还呼吁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对高糖含量饮料征收20%的税。目前全球共有29个国家实施了某种形式的糖税,购买低糖饮料在未来或将成为趋势。

- 容器回收计划带来的额外支出
新州、首都领地和昆州都推出了容器回收计划(Container Deposit Scheme),为了鼓励某些特定类型可回收容器的回收再利用,政府按照容器的数量给居民每个容器10澳分的补贴。Amatil估计,根据2016年新州整个行业符合要求的容器总数约为35亿个,Amatil的份额约为25%。如果按一个10澳分计算,Amatil每年在新州容器回收计划的支出约8750万澳元,这笔费用还没包括其它州。Amatil从2017年12月开始,将这些费用转嫁给客户来收回‘容器回收计划’的费用。


过去一年的股价概况

CCL与XJO股势对比(蓝线为CCL,红线为XJO)

text
(来源:TradingView

过去一年,最高价格为$10.500澳元,最低价格为$7.875澳元,振幅为29.86%。

2018年11月30日全年最大跌幅:
2018年11月30日收盘价格为$8.64澳元每股,2018年11月29日收盘价格为$10.10澳元每股,隔日跌幅达到14.45%。公司于当日向投资者宣布了其2018财年全年业绩和2019年计划,受首都领地和昆州实施的‘容器回收计划’以及印尼市场疲软的影响,公司整体业绩下滑。公司股价于当日大跌。

与标普澳交所200指数对比,自2018年12月起大盘持续上升,然而Amatil的股价却远不及大盘表现,虽然自2018年11月30日大跌后有小幅回升,但依然未能回到跌前位置。


公司战略

Amatil所在的饮料发展相对成熟,行业的增长主要来自利基产品领域,如功能和运动饮料。虽然像咖啡因功能饮料这样的新产品存在与其他类型饮品(如咖啡)的竞争,但咖啡因功能饮料同时也受益于咖啡的普及而具有较为广阔的市场。更健康的消费选择也提供了过去五年的市场增长来源,大多数公司都开始推广低糖或零糖饮料。

另外,公司目前正在简化运营并逐步实现制造和分销流程的自动化,以保持或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2017年2月,公司宣布将关闭其在南澳大利亚的生产设施,并在2019年前将生产转移到布里斯班的Richlands。而位于阿德莱德巴顿的工厂也已于2018年12月关闭。

公司表示,关闭锡巴顿工厂之后,从2020年开始可节省2000万澳元。据了解,2016年,公司的EBIT为6.834亿澳元,税后净利润为4.179澳元。公司计划接下来3年,在澳洲饮料生产方面节省1亿澳元。节省出的资金将部分用于扩大Richlands工厂的果汁生产能力,以实现高效分销。 Richlands工厂的投资将包括一个新的自动化仓库。Amatil的子公司Coca-Cola Amatil NZ Limited也曾宣布将引入订单提取系统ACPaQ作为其奥克兰配送中心自动化和大规模扩张的一部分。


总结

总的来说Amatil在过去五年的表现不尽人意,股价也一直维持在11澳元以下的较低位,饮料市场的需求变化是公司面临的最大挑战。但公司已经开始采取措施来进行转型,公司未来将通过提高生产力来降低成本,增加利润空间。另外,在消费者趋向于购买低糖饮料的大环境下,公司也将进一步推广其旗舰产品的无糖和低糖款的销售,以增加所在市场的市场份额。


来源:


声明:这些资讯属于事实信息,仅供参考,不应被视为投资建议或用于投资决策

版权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61 澳洲财经资讯 news.61financial.com.au

商务合作请联系 support@61financial.com.au


61 澳洲财经资讯邮件订阅服务,每日为您推荐最新澳洲财经资讯


推广

cover
DW8 葡萄酒技术平台即将正式亮相

葡萄酒平台技术公司Digital Wine Ventures (DW8: ASX) 于8月20日宣布,将在新南威尔士州Orange举行的葡萄酒行业影响会议上作为主要赞助合作伙伴出席会议,推出其创新的葡萄酒供应链解决方案WINEDEPOT,预计于下半年开始创收。

相关文章

cover
澳洲最大羊奶制品企业BUB个股分析

由于婴儿潮和中国放宽二胎政策,使澳洲婴儿配方奶粉企业曾经红极一时,但随着中国对进口奶粉的进一步限制,澳洲奶企又能否继续维持这番景象?这期将为您进一步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