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已进入自动托管程序

2020-04-21 01:18:14 (AET) by Teris REN   4402


维珍澳大利亚航空控股有限公司(ASX:VAH)今日称因未获得州和联邦政府的财政援助,公司已进入自动托管程序以应对公司进行的资本重组。

维珍澳大利亚航空控股有限公司(ASX:VAH)早间发布公告称,公司已进入自动托管程序以应对公司进行资本重组,并帮助确保在新冠疫情危机时,该公司的财务状况保持稳健。(自动托管:用于当虽迫于债主追债,但却认为公司生意有潜力,是值得拯救的,自动托管可以提供一个短暂的喘息时间来考虑和安排公司的未来。)

集团董事会已任命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的Vaughan Strawbridge, John Greig, Sal Algeri和Richard Hughes为本公司及其多家子公司的自动托管人。 而集团拥有的子公司Velocity Frequent Flyer是一家独立的公司,未进行该自动托管程序。

公司称,该集团之所以作出这一决定,是因为该集团已寻求包括州和联邦政府在内的许多政党的财政援助以帮助其度过当前危机,但仍未获得所需的支持。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将继续运营其预定的国际和国内航班,以帮助运送澳大利亚人民返回家乡和保持货运的运营。

托管人员将得到集团现任管理团队的支持,该团队由首席执行官Paul Scurrah领导,并将在整个过程中与团队成员,供应商和合作伙伴紧密合作。

托管人Vaughan Strawbridge表示:“我们的目的是使该公司能够顺利进行重组和融资,并尽快将其退出托管程序。我们致力于与首席执行官Paul和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团队合作,以取得了良好的进展。我们已经在寻求各方的参与,以使该公司的资本重组成功。到目前为止,已收到几家机构的参与意愿。”

维珍澳大利亚航空集团首席执行官Paul Scurrah表示:“我们今天的决定是确保维珍澳大利亚航空集团在疫情后的未来能够快速崛起。在近20年中,维珍澳大利亚航空集团已成为澳大利亚旅游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拥有10,000多名员工,并间接雇用了6,000多名员工,飞往主要城市及地区共41个目的地,拥有超过1000万的Velocity计划会员,并每年为澳大利亚经济贡献约110亿澳元。我们决心继续飞行,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将在疫情后,对澳大利亚经济复苏发挥其至关重要的作用。”

此前市场消息称,公司因其50亿澳元的债务而无法度过冠状病毒危机。该公司要求政府提供14亿澳元的贷款,并与债权人进行债务重组谈判。

据估计,全球航空公司在冠状病毒大流行中造成的损失已攀升至3140亿美元,并引起业界警告,如果没有足够的政府援助,航空公司将崩溃。美国财政部周一表示,已经向54家较小型客运航空公司和两家大型客运航空公司发放了首批29亿美元薪资援助,并与六家大型航空公司敲定补助协议。财政部最初将向大型航空公司发放50%的资金,然后通过一系列支付发放剩余资金。财政部将累计向美国客运航空公司拨付250亿美元资金,用于支付薪资成本。大型航空公司可能以低利率贷款来偿还其中30%的资金,并向财政部发行相当于贷款额10%的认股权证;获得1亿美元或以下支持的航空公司无需偿还任何资金或向政府发行认股权证。

维珍澳大利亚航空90%以上的股份由包括新加坡航空,阿提哈德航空,中国海航集团和Richard Branson的维珍集团在内的投资者所控制,这些公司的收入都因为冠状病毒大流行而急剧恶化。

此外,惠誉和穆迪也再次下调了公司的评级至CCC或Caa1的高信贷风险的垃圾级。

text


消息来源

公司公告 VIRGIN AUSTRALIA ENTERS VOLUNTARY ADMINISTRATION


声明:这些资讯属于事实信息,仅供参考,不应被视为投资建议或用于投资决策

版权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61 澳洲财经资讯 news.61financial.com.au

商务合作请联系 support@61financial.com.au


61 澳洲财经资讯邮件订阅服务,每日为您推荐最新澳洲财经资讯


推广

cover
美国大选对投资的影响

随着大选日期的日益逼近,投资者的心弦也随之绷紧,任何意外的发生都将会导致一场席卷全球金融市场的狂风暴雨,届时谁人哭来谁人笑?

相关文章

cover
金矿勘探商Hawstone成功募资350万澳元以及发出季度报告

金矿勘探商Hawkstone Mining Limited (ASX: HWK) 面向机构和资深投资者的增发获得大力支持,增发价每股0.012澳元,融资规模350万澳元(含成本),每成功认购三股新股附带两个免费非上市期权。期权发行尚待股东批准,可以每股0.02澳元行权,并自发行之日起两年内到期。

cover
监管机构正准备劝退表现不佳的养老基金

周三,澳洲养老基金行业监管机构表示,澳洲许多养老基金遭遇资产价格下跌、流动性压力以及因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资金流入减少等问题,部分基金应考虑寻找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