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乳业话题重燃 您对该行业了解又有多少?(行业报告上期)

2019-11-29 05:50:20 (AET) by Winson Su   1311


自A2业绩公布,股价反弹以及贝拉美被中国蒙牛收购,一时之间,曾遭冷落的乳业再成为讨论话题,而对于计划在乳业大展拳脚的投资者而言,只有全面了解该行业格局,才能决胜于千里之外。

市场概况

回顾澳洲过去乳业发展,由于国内牛奶产量超出国内消费所需数量,因此能够创造出出口盈余。2000年以来,牛奶出口比例占总产量的30%-60%左右。近年来,澳大利亚的牛奶总产量出现下滑,以及国内人口增长导致国内需求上升,使出口量下滑至30%-40%。2017-2018财年,澳洲有36%的乳制品通过以黄油、奶酪和奶粉等形式出口。

尽管澳大利亚牛奶产量占世界牛奶估计产量的不到2%,但仍是乳制品的重要出口国。根据澳大利亚乳业局(Dairy Australia)的数据,澳大利亚在世界乳制品贸易中排名第四,在2017-18财政年度中,澳大利亚乳制品贸易市场份额为6%,排在新西兰、欧盟和美国之后。

text

2017-2018财年,中国(包括香港和澳门)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出口市场,占澳大利亚乳制品出口量的27%。日本则仍是澳大利亚出口商重要的贸易伙伴,该地区是一个成熟的高价值市场,并与澳大利亚有着长期的商业关系。从出口占比而言,亚洲市场无疑是澳大利亚最主要的出口市场,占澳大利亚乳制品出口总额的85%。2017-2018财年的总出口额达到超过34亿澳元。

澳洲乳制品出口主要集中于亚洲地区,是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更有利于出口到这些运输距离较短的国家,另外,由于澳大利亚受到直接限制(如欧盟)或其他竞争国家出口量增加的影响而被其他主要市场排除在外。

随着亚洲地区经济快速发展,消费者收入的增加和饮食文化日益“西化”,使亚洲市场在消费增长方面存在巨大的潜力。几十年来,澳大利亚乳业公司在为这些市场供应已取得良好的成绩。

text

2017-2018财年,根据乳制品出口额进行排名,澳大利亚前五大出口市场分别为中国、日本、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新加坡。销量排名前五大地区则略有不同,分别为中国、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其中中国是出口量增长最快的市场。

根据澳大利亚乳业局(Dairy Australia)在2018-2019财年,全球范围对中国乳制品出口研究显示,按照出口数量来计算,中国是全球出口量最大的市场。在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全球范围向中国出口乳制品总量达到2,832,000吨,价值$88.59亿美元。出口量也在过去5年间增长达33.1%。其中出口增长最快的类别(出口量超过$2,000万澳元)包括:
• 酸奶(增867%)
• 奶油(增780%)
• 酪乳(增223%)
• 牛奶(增205%)
• 婴儿配方奶粉(增139%)

而出口下滑幅度最大的类别为:
• 全脂奶粉(降20%)
• 脱脂奶粉(降1%)

作为全球乳制品出口量最大市场的中国,该市场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虽目前中国国内乳制品行业正快速发展,但中国的进口量还保持了33.1%的增长。对澳大利亚而言,中国是价值$5.64亿美元的最大出口市场。对于中国国内消费者而言,由于过去乳制品行业的一些问题,导致中国消费者对澳大利亚进口的高档食品的需求与日俱增。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政府,中产阶级的扩大和健康意识的增强,使得乳制品的销量一直保持增长。2017年,中国国内的酸奶销量首度超过牛奶销量。从2013至2017年,中国酸奶销量增长108.6%,而同期牛奶销量仅增长18%。

text

而奶酪方面,从传统意义上看,中国人对奶酪消费并不常见。然而,预计到2021年,奶酪零售将以每年13%的速度增长,其中约有47%的奶酪消费者年龄处于20至29岁之间,主要由于这个年龄层的消费者较奶酪产品,更喜爱芝士蛋糕。

另一方面,奶酪产品已被增添至中国学校的午餐菜单中,不少公司也都将儿童作为新奶酪产品的目标对象。尽管该产品类别处于增长,但实际消费者大多属于收入较高,受过良好教育,且接受西方饮食文化的一线城市人群。对澳大利亚而言,中国消费者通常会根据产品的原产地,安全性和质量对乳制品进行选择,澳大利亚在这方面则一直拥有较好的口碑。

2018年,中美两国间爆发贸易争端,美国对价值超过$2,500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作为回应,中国也对价值$1,100亿美元美国商品价涨5%至25%关税,其中就包括乳制品。这直接导致美国向中国出口的乳制品同比下降23%。中美贸易争端也为全球贸易市场带来不确定性,但促进了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对中国乳制品的出口。截至2019年3月,澳大利亚在过去12个月对华出口增长了46.70%。

根据澳大利亚乳业局公布9月季度最新出口额数据显示,较去年同期相比,黄油、乳脂肪、切达奶酪、脱脂奶粉出口额都出现双位数的下滑,其中切达奶酪下降幅度为32.21%。而出口增长最高类别为乳清制品,增长幅度为47.20%。

text

澳洲乳业概况

作为澳大利亚第四大农业的乳制品行业,在2018-2019财年,单以农场产值而言,就已为该行业创造出$44亿澳元的收入。此外,乳制品行业还是各地区的就业主要源头。据统计,在澳大利亚约有46,200人直接受雇于奶牛场和奶制品公司。另外,相关的运输、分销、农业服务、研究和开发活动则进一步增加相关的就业岗位。

目前,澳大利亚大多数乳制品生产主要分布在澳洲东南部,而每个州都拥有自己的乳制品行业以为周边城市或乡镇提供新鲜牛奶。对大多数州而言,当地都具有生产一系列高质量乳制品的能力,其中包括:鲜奶、奶油冻、酸奶和特色奶酪。而用于出口的乳制品生产则更家集中在东南部,产品包括:切达奶酪和马苏里拉奶酪,以及专门的奶粉和乳脂。

在20世纪90年代,乳制品行业曾经历强劲的增长。但自政策放开后,该行业增长则出现停滞,并且这一时期恰逢严重和长期的“千年干旱”的后半期,加剧了该行业的市场和利润的动荡,从而削弱了农民对未来的信心,并促成了奶牛场和乳制品加工厂的合并热潮,市场上的奶牛场数量持续下降。截至2018-2019财年,奶牛场数量同比下降8.5%。虽农场数量正在减少,但农场平均规模正在扩大,大型农场和乳制品所占的市场份额也出现增长。与此同时,该行业的加工商也在继续合并,一些规模较小的工厂也退出市场。

text

澳洲农场概况

奶牛养殖主要集中在澳大利亚的温带地区。澳大利亚东南部的气候和自然资源通常有利于乳业发展。在正常季节性条件下,东南部大约60-65%的牛饲料需求来源于放牧。这使牛奶生产具有成本效应。大多数乳制品生产于沿海地区,牧草的增长通常依赖于降雨。尽管如此,仍有几个依赖灌溉系统的内陆乳业区,如维多利亚州北部和新南威尔士的Riverina。

根据各州奶业监管部门的数据显示,自1979- 1980财年年以来,澳大利亚的奶牛场数量减少了近四分之三,到2018-2019财年下降至5,213个。在此之前,农场数量趋势是跟随季节性牛奶价格变化而变动。当牛奶价格表现强劲时,能够有效减缓农场人员的流失率,甚至是扭转长期趋势。在牛奶价格处于低位时,奶农可能会选择离开该行业,或者暂停牛奶生产,转而从事其他农业活动,如养牛。当出现其他因素,如极端季节性条件,也会影响该行业的生产活动,这一点在2018-2019财年的极端天气条件表现得尤为明显。

text

text

在澳大利亚,农场牛奶价格是根据奶牛中的脂肪和蛋白含量而定,牛奶中每种成分含量的不同都会影响其价格。与全球范围大多数国家不同,澳大利亚政府对牛奶加工公司向奶农的收购价格没有立法控制。自2000-2001财年,放松管制以来,该行业都是跟随市场定价。农场牛奶的价格也会因为加工商的不同而出现差别,个别公司的回报会受到多种因素所影响,包括:市场及产品组合、营销策略、工厂处理的运用和效率、以及汇率对冲政策。另外,加工商间对奶源的竞争也会影响到每季的牛奶价格。

此外,由于一些公司对牛奶质量、产量或产量水平以及全年牛奶供应提供了一系列激励措施。因此,从加工商到单个奶农的支付结构可能会发生显著变化,可能会有数量增长的激励措施,以鼓励奶农供应到加工厂,以提高运营效率,或者有忠诚度激励措施,保证长期供应。这些因素都会影响农场收入。

text

而市场方面,澳大利亚的乳制品公司的经营环境是需面向全球市场竞争,其中包括与全球主要乳制品生产国- 新西兰签署的《更紧密经济关系协议》(Closer Economic Relations Agreement)下的自由贸易。因此,即使本地加工商不直接参与出口贸易,其收益也会受到全球乳制品价格变化的影响。

全球乳制品价格能够直接影响到当地出口的黄油、奶酪和奶粉的出口收益,而这些产品必须与其他国家出口产品相竞争。另外,在澳大利亚有70%以上的牛奶生产受到全球奶制品价格的影响,而在澳大利亚国内主要的牛奶消费是以鲜奶为主。

澳元在外汇市场上的强势也影响了牛奶的价格。澳大利亚乳制品企业受益于澳元汇率的“走软”,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澳元走软使出口产品更有竞争力,进口产品则会相对更贵。在2018-2019财年,这种 “疲软” 提高了澳大利亚在国际市场上的出口竞争力。

text

text

奶粉行业

在澳大利亚,奶粉生产商有能力就现有技术生产不同规格种类的奶粉,以满足不同客户的需求。回顾澳大利亚奶粉行业的发展趋势,过去全脂奶粉(WMP)产量份额均保持稳定增长。但自2001-2002财年起,这一趋势出现了逆转,脱脂奶粉(SMP)的生产占据市场的主导地位。到2018-2019财年,脱脂奶粉产量已占奶粉总产量近80%。

近年来,澳大利亚乳制品公司已经可以选择进入规模较小或更广阔的国际市场。这也使得这些乳制品公司在产品组合方面更有灵活性,公司可以通过国际商品价格的相对波动,利用不同市场的准入安排以影响产品的定价竞争力,如:对于一些澳大利亚已经达成《自由贸易协议》的目标出口国,澳大利亚厂商将较没有达成该协议的他国竞争者更存在优势。由于澳大利亚大部分奶粉(占92%)都销往海外,这将会影响澳洲本地的生产结构。

text

澳大利亚目前只有约5%-10%的奶粉生产是销往国内,本地使用的奶粉主要用作食品制造中的一种成分。婴儿配方奶粉是一种高价值产品,并已表现出可观的增长。婴儿配方奶粉的增长是通过澳大利亚超市销售(部分是由于非正式转口贸易的需求)以及直接出口而产生。

澳大利亚在2018-19财年还进口了约7,800万吨奶粉。在过去几年中,奶粉的进口有所增加,但今年下降了近5%,大部分进口奶粉源自新西兰。

出口的奶粉通常会重新组合为液态奶产品,特别是在热带气候中,由于当地产量不足和/或冷链配送设施的发展有限,无法提供新鲜牛奶,使这类产品在当地存在一定市场。此外,这类产品还可用于烘焙产品(提高面包的体积和粘合能力,并确保糕点和饼干的酥脆),糖果和牛奶巧克力,加工肉,即食餐,婴儿食品,冰淇淋,酸奶,健康食物和低脂牛奶的加工,而工业级粉末可用作饲料用途。澳大利亚奶粉的主要出口市场主要集中在亚洲,在2018-2019财年间,全脂奶粉和脱脂奶粉占出口份额占到90%。

text


下期,我们将为您介绍几家在澳洲证券交易所(ASX)上市的主要奶粉生产商近期的经营情况,市场表现,以及出口相关的政策,敬请留意。


声明:这些资讯属于事实信息,仅供参考,不应被视为投资建议或用于投资决策

版权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61 澳洲财经资讯 news.61financial.com.au

商务合作请联系 support@61financial.com.au


61 澳洲财经资讯邮件订阅服务,每日为您推荐最新澳洲财经资讯


推广

cover
留意年底‘橱窗装饰’,中国制造业PMI双双反弹

随着2019年收官临近,投资者需注意‘落袋为安’心理造成的获利回吐和‘橱窗装饰’给市场带来的波动。中国11月份官方和财新制造业PMI数据双双意外反弹,或预示着中国的周期性经济下滑已近尾声,有望在明年第一季度触底反弹。这与近期欧美数据基本同步,市场广泛预期明年一季度将是全球经济复苏的节点。

cover
ECS股东大会圆满结束!附上 《董事长致股东的信》...

【推广】大麻公司ECS Botanics于今日上午10点(2019年11月20日)在悉尼举行了其首次年度股东大会并完成了共4项决议的投票。会上,公司董事长David McCredie发表了致辞,随后向到场股东及与会者对公司的发展近况做出了重要更新。

相关文章

cover
留意年底‘橱窗装饰’,中国制造业PMI双双反弹

随着2019年收官临近,投资者需注意‘落袋为安’心理造成的获利回吐和‘橱窗装饰’给市场带来的波动。中国11月份官方和财新制造业PMI数据双双意外反弹,或预示着中国的周期性经济下滑已近尾声,有望在明年第一季度触底反弹。这与近期欧美数据基本同步,市场广泛预期明年一季度将是全球经济复苏的节点。

cover
医疗板块再创新高 Avita Medical又能否再随大流

澳洲大盘指数已从9月起开始高位徘徊,并未出现新的突破。但另一方面,医疗板块指数则屡创新高,这也使医疗板块成为除金融和科技板块外,最受关注的热点,其中Avita今年的股价表现也是该板块较具代表性的股票之一。